催收2022

催收2022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郭子硕

有催收,就有反催收。催生已形成一条分工明确的黑产链条,反催收也是如此。

反催收机构往往宣称,能让逾期用户免去刑事责任,免除高额息费与催收骚扰,并与金融机构商洽谈得出灵活的分期方案。“可以停息挂账,还款周期至少能申请36期,委托费用为10%。”反催收从业人员王富(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停息挂账是业内通俗说法,即指负债人无法按时偿还债务时,可与机构协商申请暂停计算利息,并将欠款留后处理。

王富还向记者卖力推荐合伙人机制,劝导记者先成为合伙人,再处理债务逾期。“没有经验也可以加入,加入了就可以接单。”王富表示,成为合伙人,委托费就可从10%降至6%,“可以一次性结清,也可分期结付。”

反催收暗藏诸多风险。不少负债人即使支付委托费,也难以办理停息挂账。更为重要的是,反催收机构传授的“洗白”征信方法,多是教唆当事人开具虚假证明,这可能导致个人征信“雪上加霜”。

反催收黑产链

支付委托费就能免除逾期导致的高额息费?

假借处理逾期业务之名,谋取逾期借贷人的高额委托费,是反催收机构的惯用套路。王翼(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她在去年11月曾委托反催收组织处理一笔6万元的网贷逾期,约定委托费为6000元,其中首付4000元。对方要求她要办理一张实名电话卡,用来与网贷平台及催收方沟通协商。

起初,催收方不再骚扰王翼。清净了没多久,她就再次发现身边亲友依旧被催收电话骚扰,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两个月后,反催收机构要求王翼再缴纳2000元,否则不再提供服务。王翼拒绝了,但反催收人员也随即失联,4000元首付打了水漂。

“反催收机构的方法并不高明,通常有两种方法:一是代接催收电话,二是办理呼叫转移,转接催收电话。”业内人士莫奇(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也有可能是反催收机构与催收方达成短暂协议。实际上,委托人的债务利息仍在攀升,征信情况继续恶化。

反催收机构还会诱导债务人伪造证明材料,以达到金融机构停息减息的政策标准。“只要开具经济困难证明、自身及直系亲属的重大疾病证明,就可以向金融机构申请延期还贷。”王富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证明材料有模板,只要到户籍所在地找村委会或居委会盖章就可以。

“金融机构如果不同意延期还贷,我们会向监管部门投诉、施压。当地部门不盖章,我们可以找代开证明的(机构),一般只收几十元手续费。”王富补充说。

反催收机构协助开具证明材料,债务人要提供征信报告、银行卡、身份证等个人信息。这些材料可能会被反催收机构用作它用,导致更为严重的个人信用危机。

实际上,具体的业务规范并没有反催收机构宣称的停息挂账。《商业银行信用卡业务监督管理办法》七十条规定:在特殊情况下,确认信用卡欠款金额超出持卡人还款能力、且持卡人仍有还款意愿的,发卡银行可以与持卡人平等协商,达成个性化分期还款协议,最长期限不得超过5年。

莫奇披露,银行同意个性化分期还款的主要目的是,帮助资金周转确有困难者,适量减免新生成利息,以提升金融机构不良个贷的清收比例。

反催收机构的生财之道不仅于此。部分反催收机构还推出债务协商课程,有偿向债务人传授减免息差、延期还款技巧,并将学员发展为反催收组织的一员,借此牟利。

一家反催收机构对外宣扬,“998元就能学习停息挂账技术”,并且还可提供征信修复、保单维权、罚息追回、网贷协商技术等金融实操的技术资料包。该课程负责人表示,“个人和中介都适合这项课程,能快速上手。有专业老师一对一指导操作。金融机构之间各有差异,但大体相同,老师会教具体的技术方法和实操经验。”

反催收机构还在招聘网站以高薪作饵,招兵买马。据招聘信息,反催收人员的薪资结构为“底薪+提成+绩效”,底薪通常不低于4000元。东莞一家反催收机构正在招聘债务协商总监,每月底薪为2万至5万元,项目抽成10%-20%,算上奖金等其他薪酬,最高年收入甚至可高达百万。

监管力度持续升级

反催收机构大多宣称主营债务重组业务,美化成金融科技公司。

深圳市一家科技公司正在招聘债务优化师。该公司宣称是互联网金融公司,帮助持卡人协商长期分期还款,进行债务重组。而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信息,该公司经营范围仅覆盖经营电子商务,除证券、期货、银行、保险、金融业务、人才中介服务及其他限制项目以外的信息咨询服务等。

据媒体报道,2021年全年,涉及停息挂账、债务重组与修复征信等词汇的群聊就超8.8万个,每个群人数少则百人。

“市场长期存在延期还款的需求,但用户和金融机构之间存在信息差。”业内人士分析指出,不少确有困难但具备还款意愿的负债人不知如何与机构协商还款事宜,病急乱投医,轻信反催收组织。

此前,央行等部门联合发文,要求金融机构合理延后住房按揭等个人信贷还款安排。目前,国有六大行以及大型股份制银行均可向满足条件的客户提供房贷延期服务。

以农业银行为例,对因疫情原因提出延后还款时间、减免罚息、消除逾期征信记录等诉求的客户,可直接与贷款经办行或客户经理联系,咨询相关办理条件和办理流程;也可致电农行客服中心,客服人员收集完信息后发送给客户贷款经办行。

监管部门打击反催收的力度持续升级。

2021年2月,银保监会就明确提出,坚决打击恶意逃废债行为,推动200多家机构接入各类征信系统,加强对“反催收联盟”等违法违规网络群组的治理。2021年以来,深圳、湖南、重庆等多地公告,预警反催收、代理投诉、代理退保等风险。

3月31日,国家发改委办公厅发布通知,对假借“征信修复”“征信洗白”等名义招摇撞骗,通过虚假宣传、教唆无理申诉、材料造假、恶意投诉等手段骗取钱财或个人信息,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市场主体进行专项治理。

国家发改委要求,严格管控清理网络上各类征信修复虚假宣传广告,加大对不法分子的打击力度。到2022年6月底,各地方专项治理台账退出率力争达到100%,严格保持动态“清零”。

地方监管也在打击金融领域的黑色产业链。3月中旬,重庆市金融监管局、重庆银保监局、央行重庆营业管理部等共同指导20家金融机构成立“打击涉及金融领域黑产联盟(AIF)”,搭建起信息共享、经验互通、行动互联的常态化系统平台,进一步推动形成整治征信修复乱象以及联合打击涉及金融领域黑产的长效机制,为更好维护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营造健康良好的金融市场环境发挥积极作用。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站长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zhishi.com/xykyq/2723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