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仲裁

京东仲裁

年轻人不要轻易觉得人生到达了低谷,因为你的下降空间还有很多。

当你觉得熬不下去的时候,移步本地三甲医院急诊室呆一晚,会对人生有全新的认识。

1.

蔡磊的43岁,是他人生的分水岭。

43岁之前,他是京东副总裁,位高权重。

43岁之后,他是渐冻症患者,生命进入倒计时。

蔡磊感受到了绝望、失败和世态炎凉。

但他还是选择了抗争。他想用余生最后的力量,去扼住命运的喉咙。就像那些和他一样,遭遇绝症的大佬们一样。

2.

“心惊肉跳”,常用来形容震惊的感觉。但是对渐冻症患者来说,这是一种症状、一个信号。

蔡磊的病,就是从发觉自己“肉跳”开始的。

2019年2月,蔡磊的左臂不明原因持续肉跳已经好几个月了,他决定去医院看看。医生告诉他,情况不乐观,最好马上住院。

蔡磊觉得医生在吓唬他。他告诉医生,自己很忙,恐怕没有时间住院。

他没有骗医生。他确实非常忙。

他甚至忙到根本没时间谈恋爱,相亲的第二次见面,他就求婚了,他说,自己没空谈恋爱,既然彼此感觉合适,就结婚吧,“如果你觉得不合适,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

蔡磊的生活里,永远都是无休止的工作。

他原本可以不这么忙。他从中央财经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机关单位工作,但是初恋女友嫌弃他工资低,蔡磊经过艰难的选择,最终还是跳槽到了一家外企。

新的工作让他的工资翻了数倍,但是从此也没有了自己的时间,只有无休止的工作。

2011年,蔡磊已经是万科高管,那一年万科营收超过了1200亿。蔡磊敏锐地意识到,互联网才是时代的大势所趋。

2011年,京东遭到了国美苏宁的价格围剿,营收仅210亿,净亏损达到了20亿。就在这一年,蔡磊降薪来到了亏损的京东。

在京东10年,蔡磊凭借自己的奋斗,打出了一串串光鲜的头衔:

中国“电子发票第一人”,还开出了国内第一张电商平台电子营业执照;

2018年“年度十大财税人物”、“中国改革贡献人物”;

多次出版有影响的专著,但人北大、清华、社科院的校外导师……

每一项荣誉背后都是通宵达旦的努力。

蔡磊曾经告诉竞争对手:“只要我蔡磊开始干的事,你们都干不过我。因为我不要命,你们要命,你就输了。”

蔡磊牺牲了所有的爱好,足球、乒乓球、摄影、看电影,甚至牺牲了谈恋爱的时间,换来了商战上一次又一次的胜利。

工作就是全部生活,成功就是唯一信仰。一直到,要用自己为信仰献祭。

2019年9月,就在儿子出生后几个月,蔡磊在6次诊断之后,在北医三院,听到了医生的“宣判”:他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渐冻症,简称ALS,号称世界五大绝症之一,至今没有明确的患病原因,也没有具体的治愈方法。患者从出现症状到全身被“冻住”,差不多是三到五年,五年内诱发死亡率达到90%。

蔡磊终于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

确诊之后,蔡磊对妻子说,“我们离婚吧。”

妻子马上明白了蔡磊的真实想法:他不敢想象,等自己不能自理的那一天,要怎么面对她。他怕了,怕她丢下自己。

妻子哭着对他说,“你想都不要想!”

或许是妻子的坚定,给了蔡磊勇气。他似乎振作起来,“老子和它干!”

蔡磊找到了新的人生方向:研制渐冻症新药。

十多年商场打拼的经验,让他开始尝试以公司模式去运作。他成立了一家医疗科技公司,持续不断地加了1000多位病友,耐心地跟每个人沟通,建立了解和信任,说服他们配合填写问卷。

问卷非常详细,包括手能举到什么位置、吃药后的排便情况、家庭关系、病前病中病后的持续动态信息等等。

蔡磊的愿景,是真正建立一个“以患者为中心、360度、全生命周期的医疗科研大数据平台”,为医学科研、药物研发提供数据基础。

妻子拥有药物发明专利,她很清楚,一款药物从研发到上市,一般都需要至少十年以上,需要雄厚的资金背景,很多时候,还需要运气。

渐冻症虽然是绝症,但同时也是罕见病,这就意味着发病率低,受众少,市场小,难以吸引投资,自然也就研发动力不足。

蔡磊知道很难,但是他还是想试一试。

他靠着到处“刷脸”,邀请社会名流参与募捐,回应者寥寥无几。他率先捐出100万,项目最终只筹集到了几十万元。

他找到了相熟的投资方,恳谈5小时后,对方将他的商业模式一一推翻。

离开投资人办公室,走出北京国贸大厦,面对熙来攘往的车流人群,蔡磊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已经哭了。

蔡磊还是不想放弃。

不到三年,他已经投入了上千万元,还有大量的时间精力。在无数的打击,一次次受挫之下,他建立了全球民间体量最大的单体数据库,建立一个规模数亿元的基金,推动了六七条药物管线的研发,建立了一个规模颇大都动物实验基地。

不到三年,他的左手已经失去了控制,从左边肩胛骨开始,到左手指尖,用他的话说,“里面都空了”。

他给两岁的儿子写了一本《指南》,他把儿子成长过程可能遇到的问题都想到了,甚至还教他长大后怎么谈恋爱。

蔡磊说,自己得这个病是天降大任于自己,会在有限的时间里去创造最大的价值,为自己也为整个渐冻症群体去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他会带着使命感,继续自己的抗争。

3.

蔡磊不是第一个身患绝症的高管或者创始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陈天桥,盛大网络创始人。20年前,最火的游戏之一《传奇世界》,一定还能唤起很多人的青春回忆。

1999年,互联网在国内市场快速崛起,陈天桥和妻子雒芊芊就一起成立了盛大公司。那一年,他只有26岁。

他用当时几乎是自己的全部资产,30万美元,拿下了网络游戏《传奇》的国内独家代理权。在盛大的运作下,《传奇》在国内网游的市场份额一度高达68%,盛大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31岁的陈天桥,成了中国最年轻的首富。

但是盛大曾经一度成为社会公敌。

因为在“传奇”世界里,玩家可以自创帮派,打怪升级,甚至可以举办婚礼。太多青少年过度沉迷游戏,整天整夜待在网吧,荒废学业,甚至有传奇玩家做出过激行为。

官报直接在头版点名,直斥网游成为了青少年的电子鸦片。这让陈天桥一度很难堪。

他说,“我年税过亿,却没办法昂头挺胸地说出这件令人自豪的事。”

盛大的巨大获益,直接影响了后来的互联网市场。虽然《传奇》已经成了“传说”,可是如今的网游手游市场甚至更加普及,也更加隐蔽和高端。

提出“电子竞技”这个概念的人一定是个天才,就像把钻石捆绑上婚礼的人一样。电竞已经获批成为正式的亚运会比赛项目,并将参与2022年杭州亚运会。

不过,这些跟陈天桥早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

2004年,陈天桥从上海飞往北京,途中他突然感到胸部剧痛。他害怕极了,以为是心脏病发作。

飞机着陆后他紧急前往医院,医生却告诉他,心脏状况很理想,胸部剧痛是原因是:惊恐发作症。

惊恐发作症,急性焦虑症症状之一,患者会突然出现强烈的恐惧感,感到“死亡将至、大难临头”或“失去自控能力”,同时伴有呼吸困难、心悸、胸痛或眩晕、呕吐、出汗、面色苍白、颤动等。

(余文乐患惊恐症3年)

听上去好像并不严重的一个病,但是痛苦程度,只有当事人自己能体会。

确诊的那天下午,他独自坐在一个长凳上,回首自己并不太长的首富人生,却好像已经过了很久很久。“压力太大,太痛苦了”,陈天桥突然觉得很累。他觉得,也许自己永远不会再做生意了。

有两个月,每到太阳下山,他都会呼吸困难,他觉得自己不会再醒来,甚至需要写遗嘱。

但是当他积极治疗并且恢复之后,他又重新投入了工作中。

2005年,全球华商影响力排行榜上,陈天桥位列十强。

重新振作的陈天桥,已经不再满足于网游。他把业务扩张到了家庭娱乐领域。

他推动了一个非常有前瞻性、在当时看来很有创意的项目:开发一个新式机顶盒,让电视观众能够上网、玩盛大游戏、购买音乐和电影。

当时他已经与英特尔公司、微软公司达成了合作关系,最终项目没能推进,因为他漏算了一件事:官方不可能出让电视屏幕的控制权。

项目失败了,当年的陈天桥还没有足够的想象力去实现这一切。但是现在,电视观众上网已经可以通过“投屏”实现,甚至都不需要电视这个实体,用投影仪更加轻巧便利,也可以购买音乐和电影。

2009年,陈天桥的健康再次告急。这次的问题更加严重,持续时间更长。不仅是惊恐发作症,他还查出了癌症。

他的精神状况跌入谷底,他经常感到天旋地转头晕目眩,无法行动。

在很久以后的采访中,陈天桥形容他那时候的状态,

“当你躺着时,你就不能坐着。当你坐着时,你就不能起来。你无法呼吸。”

这是一种无法想象的状态。就像一个人被定在了那里,仿佛有无形的枷锁困住了自己。

“我必须得离开。一个人一辈子死一次就已经很痛苦了,两个月,几乎每天晚上死一次。”

2010年,陈天桥举家搬到了新加坡。

然而他很快就发现,BAT正以极快的速度,填补他留下的市场空白。他忍不住想要回归,但是妻子雒芊芊极力反对。

雒芊芊说,“许多人花费一生时间去爬一座山。或许,你可以尝试爬不同的山峰。”

2011年,陈天桥以23亿美元把盛大网络私有化,又出售了盛大游戏股份。随后陈天桥从董事会辞职。

属于盛大的游戏时代,就这样渐渐落幕。

套现数百亿后,2016年,陈天桥为美国的加州理工学院脑科学专项研究捐赠了

1.15亿美元,成立脑科学研究机构——天桥脑科学研究院(简称TCCI),用于大脑基础生物学研究。他还将10亿美元无偿捐给了美国科学界,约合70亿人民币。

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许多媒体指责他,愿意花钱给美国的大学,却不愿意赞助国内的学术研究。

或许陈天桥早有心理准备,他很平静地表示,他只是站在了离球门最近的地方,资助美国大学是为了更快看到结果。中国科学界缺钱,又不是他的错,没必要找他。

此言既出,更是引发了媒体的口诛笔伐。

5年过去了,不知道陈天桥是否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最新的消息是,2021年10月7日、8日凌晨,陈天桥的天桥脑科学研究院(TCCI)与顶级学术期刊《Science》(科学杂志)共同举办了一场两天的线上研讨会。

这次研讨会上,上海交通大学心理与行为科学研究院特聘研究员、TCCI转化中心研究员杨志博士,分享了一项重要研究成果:

利用一种个性化的精神病神经影像技术,记录126名观影者的大脑活动,可以检测识别出具有精神分裂症特征的患者。

这项识别技术,在交叉验证测试中获得了71-78%的准确率,在独立的验证数据中实现了95%的准确度、100%的灵敏度和90%的特异性。

这项研究,把复杂的脑功能转变为了可测量的数据,为诊断提供了重要依据,这个方法也有望用于研究其他的心理健康问题。

近日,陈天桥又投资5000万,与中国卫生中心共同建设了“人工智能实验室”,研究人工智能的开展,以及精神症状的评估干预。

未来他还计划投入5个亿,支持国内的脑科学研究。

3.

苹果教父乔布斯,早在2004年就确诊了胰腺癌,确切地说,是胰岛细胞瘤。

2005年6月12日,乔布斯受邀在斯坦福大学做毕业演讲。他说了这样一段话:

“一年前,我被诊断出癌症。

我再早上七点半做断层扫描,在胰脏清楚出现一个肿瘤,我连胰脏是什么都不知道。

医生告诉我,那几乎可以确定是一种不治之症。我大概活不到三至六个月了。

医生建议我回家,好好跟亲人们聚一聚,这是医生对临终病人的标准建议。

那代表你得试着做几个月内,把你将来十年想跟孩子们说的话说完。

那代表你得把每件事情搞定,家人才会尽量轻松。

那代表你得跟人说再见了。”

最终,被宣判生命只剩3到6个月的乔布斯,又坚持了8年。

这不是命运的奇迹,而是纯粹的实力。

乔布斯就像陈天桥一样,花了重金寻求治疗方案。

在他被确诊后,他曾经连续多年到瑞士接受一种同位素治疗,这种全球最先进的技术,只有顶级富豪才能消费得起,全称叫“肽受体放射性同位素(PRRT)方法”。

为了保证这种靶向治疗的精确性,乔布斯还需要对全身细胞进行全基因组测序。

这是另一项顶尖技术,由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大学、斯坦福大学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这些顶级科研机构共同完成,整个过程历时7年。

而乔布斯,据说是全世界第20个实现了全基因测序的人。

2009年,乔布斯还成功进行了肝脏移植手术。一般的病人想等合适的肝源,那都是可遇不可求,等几年的都有。

乔布斯?只用了一个月,就找到了合适的供体。

2011年10月4日,苹果历史上最经典的一款手机——iPhone4S发布;

2011年10月5日,下午3点,北京时间10月6日早上6点,乔布斯在加州的家里,死于胰腺癌引发的呼吸停止,享年56岁。

4.

除了这些与绝症抗争的富豪,还有很多没得绝症,但是向往永生的富豪。

为了能够延年益寿,甚至永生,他们不惜一掷千金。

如果大家有兴趣了解富豪们求永生的故事,请在评论区回复“永生”,我会专门写一篇。

5.

也许你没想过,你没有好好珍惜的健康,是多少人,包括无数有钱人深深渴望的。

乔布斯临终时,留下了这样的感悟:

“我达到了商业世界成功的顶峰,在他人看来,我的生活是成功的缩影。但是,除了工作,我没有什么可高兴的。我躺在病床上,回忆着我的一生,我意识到,我为之骄傲的所有认可和财富,在即将来临的死亡面前,变得苍白而无意义。

你可以雇佣别人为你开车、为你赚钱,但你不能让其他人替你得病。

你可以找到丢失的财与物,但是,你不能找回你的生命。

当一个人进入手术室时,他会认识到,无论我们现在处于什么生活阶段,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都会面对这一天,当窗帘落下时,珍惜并爱你的家人,爱你的配偶,爱你的朋友,对自己好一点。”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站长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zhishi.com/xykyq/2722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