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网贷收紧

2022网贷收紧

银行等金融机构的业务下沉,监管部门政策持续收紧,小贷公司面临的生存压力越来越大。

撰文 | 岂料

出品 | 消费金融频道

随着市场评级制度的不断深入和监管要求的增高,不合格的小贷公司正在被加速清退。1月4日,安徽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了《关于同意取消芜湖市兴芜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等17家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经营资格的通知》,芜湖市的17家小额贷款公司试点资格正式被取消。

不止芜湖市,2021年以来全国各地多家小贷公司的试点经营资格被取消。小贷公司持续清退的背后,小贷牌照的价值也在下跌。

小贷公司数量持续下降

此次芜湖市取消的17家小贷公司,不乏有实缴资本上亿的大体量公司,也有成立至今已有十余年历史的小额贷款公司,但因为经营不合规且不进行整改而被取消试点资格。

芜湖市此次清退的部分小额贷款公司,是根据去年9月芜湖市地方金融局发布的《关于开展小额贷款行业清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对辖区“失联”“空壳”小额贷款公司,履行属地地方金融监管和风险处置责任,引导其退出小额贷款行业。

2021年来多地金融监督管理局都出手对辖区内小贷公司进行合规排查,共计取缔上百家小额贷款公司的运营资格。2月广州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取消了广州市天河益建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在内的5家小贷公司;11月安徽池州市6家小贷公司试点经营资格被取消。进入2022年,小贷公司的清退仍在加紧推进,1月5日,江西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公布了南昌5家小贷公司试点资格被取消。

根据最新数据央行公布的《2021年三季度小额贷款公司统计数据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9月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6566家,相较于2020年四季度统计的7118家,数量已减少552家,相当于每天就有2家小贷公司退出市场。

小贷公司减少的同时贷款余额却在上升,2021年三季度的贷款余额9353亿元,相比较2020年四季度的8888亿元,总量上涨了465亿元,这说明未被监管和市场淘汰的小贷公司2021年在贷款总量上逐步提升,监管对于合规的小贷公司的影响较小。

小贷公司目前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作为类金融市场主体,其在涉农、小微等地方金融服务中的起着重要的补充作用,但另一方面,部分地方性小贷公司在发放贷款的过程中存在违法违规的现象,势必会遭遇越来越严格的监管要求。

牌照贬值

《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的发布让地方性小贷牌照进一步贬值,全国性业务的网络小贷公司注册资本需要一次性实缴50亿,普通小贷牌照被踢出局。地方网络小贷不得跨区域经营让之前含糊不清的网络小贷牌照经营范围仅限于注册地方内,不能通过互联网在全国放贷。网络小贷牌照的大幅度掉价。

在相关规定为发布前,小贷牌照曾一牌难求,2017年至2018年期间,一张牌照1个亿的情况时有发生,有从业者表示2019年广州一块网络小贷牌照的成交价是六千万元左右,电商背景平台寻求网络小贷牌照的出价是八九千万元。自从意见稿出台之后,小贷牌照大幅度缩水,2021年赫美小贷通过出售其51%股权来出售其全国性网络小贷牌照,成交价格仅为1000元。

地方小贷的日子同样也不好过。2021年最后一天,央行发布了《地方金融监督管理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将地方各类金融业态纳入统一监管框架,也预示着小贷公司的监管进一步收紧。该意见稿赋予地方政府对地方金融组织监管的职责以及属地金融风险处置责任,并对地方金融机构的违法行为进行了明确,对小贷公司违法行为的处罚也进行了量化。对于一些长期游走在违法违规红线上的小贷公司来说,最强监管时代已经到来。

早在2020年,银保监《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加强小额贷款公司监督管理的通知》,对于小贷公司的准入、管理和退出提出了明确的要求,要求各地方建立小额贷款公司监管评价制度,根据小额贷款公司的经营规模、管理水平、合规情况、风险状况等对小额贷款公司进行监管评级,并根据评级结果对小额贷款公司实施分类监督管理。通知中还提到暂停新增小额贷款公司从事网络小额贷款业务及其他跨省(自治区、直辖市)业务。

除了监管的压力,小贷公司目前也面临着复杂的行业情况,特别是银行等持牌机构下沉对其业务带来的巨大冲击,银保监下发《关于2021年银行业保险业高质量服务乡村振兴的通知》中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建立服务乡村振兴的内设机构,鼓励在信贷审批流程、授信权限、产品研发方面对乡村振兴业务予以政策倾斜。多家消费金融公司也在积极推出相关信贷产品,例如湖北消费金融的“农村消费贷”、北银消费金融的“轻松贷”和晋商消费金融推出的相关信贷产品。

与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相比,小贷公司的劣势更加明显。首先最突出的是在资金成本上,小贷公司的资金主要来源于自有资金,因不能够吸收存款,小贷公司的获得资金的方式十分有限,只有少部分能够获得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融资,因此成本相对较高。银行等金融机构融资方式更加丰富,资金成本相对较低。加之个贷的利率上限已经从36%下调到24%、杠杆率的约束,小贷公司的盈利空间大幅度压缩,一些小贷公司甚至出现营收困难的情况。

小贷公司的另一重尴尬在于身份的认定,虽然是持有政府发放的小额贷款牌照,但在过去几年,金融行业发展过程中,出现了各种高利贷、网贷和套路贷等不合规的放贷形式,扰乱了行业秩序,小贷公司放贷的利率又普遍偏高,这导致借款人对于其身份的认定产生了怀疑。小贷公司虽然从事的是金融业务,但在身份认定上一直介于工商企业和金融机构之间,身份不明让很多小贷机构无法吸引到优秀人才,进一步压低了小贷公司的成长上限。

随着银行等金融机构业务的下沉,拥有地方小贷牌照的小贷公司竞争会更加激烈,再加上监管部门的监管不断加强,地方小贷公司的数量还会继续下降。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站长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zhishi.com/xykyq/272055.html